教會事工‎ > ‎宣教部‎ > ‎

2012年嘉義短宣見證-9

張貼者:2012年8月6日 上午1:34竹圍信友堂新聞中心   [ 已更新 2012年8月9日 上午1:28 ]

點點滴滴在心頭

◎陳國琳

一直期待著參加這次的短宣隊,因為知道短宣隊會是一個遇見神的營會。但結束後才知道,我在其中所遇見的上帝,比原本期待的還要更多、更豐厚!

 

我們是一群超級團隊

當教會眾會友們得知這次短宣隊的成員是七個大人及八個小孩(出發前其憫生病,剩下七個孩子,年紀從六歲到十三歲)時,其實是令大部分人捏一把冷汗的。我的心情倒是興奮遠大於擔心,因為很期待上帝要如何使用我們這些以婦孺為多數的「耶和華的軍隊」!只有當我在營會中親眼目睹時,才會忍不住對神發出敬畏與讚嘆!

首先,我們七個大人各有所長、各有恩賜,而且都是身經百戰的超級同工。出隊前除了幾個人有共同同工經驗,大部分的大人們還是第一次的大組合。但我們同工間的彈性及默契,真的不像第一次組合!嵩櫃、冠評更厲害,他們因為拿不到五天連休,嵩櫃星期三四五趕回台北上班;冠評是星期三晚上到嘉義。但他們很快的融入與配搭,適應力超快!如上恩所說,我們同工間的「補位」接得真的很棒。隨時出現的情況,隨時有人看見接上來或替換。大人、孩子們在其中有生病的,我們依然可以很快的彼此幫補!

再來,孩子們「熱情」的服事及童言童語的純真可愛,真是開了我的眼界及帶給大家許多的歡樂!其節、林芸、其悅當小隊輔,其節、其悅還自己洗衣服;孩子們(林真、林肯都一起來)會拖地,林肯、可暢、林闊、其節當晚會主持人;林芸、其節、其悅努力摺紙飛鏢當有獎問答的禮物,廿八份隊員學生的禮物是七個孩子一起包的,美勞作品的海報也是他們的傑作。星期六營會結束後,隔天主日崇拜的招待,七個孩子全部都包了!!這真的是一個超級團隊!孩子們不只是「工人」,他們更是「小牧者」!

參加的二十八位學生年齡從三歲到十二歲,其實年紀都和我們這七個孩子們同齡。這七個孩子們很樂意和他們做朋友,大家都玩在一起。遇到調皮搗蛋、配合度低落的學生時,他們幾乎不太抱怨。在每天同工開會討論中,最常聽到的,是孩子們數算著:XX今天有進步、XX今天開始參與活動、XX今天開口唱歌以這些正面的角度來看這些學生。在這個常常互相告狀、彼此打鬧的年齡層中,我們這七個孩子們有不同的眼光!

我們真的以為自己沒有什麼恩賜來事奉神嗎?六歲的林肯會拖地,七歲的林真、八歲的可暢可以成為主日崇拜招待。我想,我們都沒有理由或藉口說我們不行!

 

意外發現的恩賜

出發前的工作分配中,原本知道自己是負責手工勞作的部分。但在營會中,在計畫之外的,臨時被「架」上擔任星期六晚會手工作品場地布置的角色。在眾多大小同工的協助下,不到一天,竟在牆上「生」出了八張全開的作品海報,及天花板上如萬國旗一般的「經句曬衣場」。幽默的是,我們連一支麥克筆都沒有帶來!這些全是用彩色筆及廣告顏料完成的!

我小時候很喜歡勞作、手工、烹調、縫紉、寫日記等這些個人興趣,但在環境的限制(有限的時間空間)下,這些興趣並沒有機會得到再多練習或發展。長大後,這些興趣也漸漸沒太放在心上。這次短宣隊的晚會,原本並沒有計畫需要場地布置,等討論出來需要布置時,已是晚會前兩天。但在這個節骨眼上,一定要呈現作品時,硬著頭皮做,才發現自己原本有這個恩賜!完成後,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。對我而言,這真是一個意外的驚喜!如同嘉興堂王長老娘分享聖經上耶穌所說:「凡有的,還要加給他,叫他有餘」。在服事神的事上,意外地撿回來上帝原本給我的禮物,是祝福、也是鼓勵。鼓勵我要更多練習、使用神給我的恩賜,預備自己,能有愈來愈成熟的事奉裝備。

 

服事中的挑戰

事奉神,當然不是永遠一帆風順。從出發前一週,自己生活中又遇到一些波折起伏,我知道,對神事奉心志的挑戰,已經默默地登場。

第一天隊員大集合,才知道其憫生病無法順利同行;心裡蠻失落的,這是對我們信心的挑戰。營會開始了幾天,幾個學生陸續感冒生病,大多都是腸胃道的症狀:嘔吐、肚子痛、腹瀉,伴隨著頭痛、發燒、流鼻水。生病的學生請假休息,等症狀緩解後又重新回來營會。我們隊員也是一個接著一個得到腸胃型的感冒(可暢、林闊、冠評、林師母)。當孩子們生病,等於又有一個大人同工要花心力照顧孩子們。當人力更加吃緊時,同工間要如何輪流、替代、補位?在病痛中如何仍有信心相信這些情況是出於神所允許?在這些看似艱難的處境中,如何仍仰望愛我們且與我們同在的上帝,都是真實信心的大考驗!

某些學生失控的打鬧行為、說粗話,亦考驗著我們的耐性、脾氣。其中一位阿哲,情緒易被激怒、會動手打或動腳踢其他的孩子,激動時常流鼻血。有一次他把林肯弄哭,他自己也激動、用力發抖的握著拳頭及流著鼻血。當下俊昌和我看到,先隔開他們。俊昌安慰林肯,我帶走阿哲,處理他的流鼻血,也教他向主耶穌禱告,學習將情緒放下、放鬆。我告訴他「可以慢慢練習,會進步的。」他說「不可能」。我問「為什麼?」他說「我永遠忘不掉爸爸抽菸及喝酒的畫面。」我驚覺、隱約地讀出來,眼前這位孩子,可能是活在父親失控的情緒之下。而我也才知道,他需要的,不是更多的練習,而是需要經歷更多穩定、持續的愛!

另外一位小影,從第一天開始詩歌教唱時,他常用手摀著耳朵、或朗讀手邊故事書來蓋過詩歌的聲音。我們一起禱告時,他盤腿雙手合十(或比蓮花指),口裡唸著佛號。做手工時,他一直對旁邊的小朋友們說,他是妖魔鬼怪,掌管世界的是怪獸。而他美勞作品中的色彩,常常只用黑色,畫著妖怪及幽靈。從第一天認識小影開始,我知道,這是一場真實的屬靈戰場。我們是要從惡者手中奪回這個孩子原本屬上帝的生命!俊昌將他的情況傳回竹圍堂,啟動代禱網一起為小影禱告。大家一邊禱告,一邊認真的和他對話,和他「搏感情」!

詩歌教唱時間,孩子們不只在台下唱,最後要在週六晚會、在主日崇拜中表演給爸爸媽媽看。小影從前幾天死不肯上台,到後來氣嘟嘟地勉強上台,到最後兩天開口唱詩歌,唱讚美神的詩歌,這樣的改變,是聖靈的工作!

星期六早上故事時間後,中陵用無字書帶大家決志呼召,小影很不專心,也沒有舉手決志。中午將聖經當禮物送給他,下午練習詩歌表演時,看到他認真的一邊翻看聖經、一邊開口唱詩歌。這樣的畫面,真的很令人感動!雖然我並不敢以為,這畫面說明了小影的生命就此相信耶穌或清楚得救,但我真的相信,一點一滴的,他生命中過去的那些堅固的營壘,已經開始鬆動、逐漸瓦解!當他在這六天的營會中開始聽見神的道、認識道成肉身的主耶穌,這份帶著生命的信息,已經播種在他心田裡,也許有可能的,有一天,可以生根、可以發芽、可以長大、可以結實!

 

革命情感的建立

從學生時代起,就愛上參加每年暑假的福音隊、短宣隊。其中的原因之一,是因為知道大家一起生活、一起服事,廿四小時的「浸泡」一星期,真能泡出革命的情感。如同過去北醫團契肢體間的情誼,大家畢業了十五、二十年,無論在世界各角落,這份情感始終不曾淡過!在福音隊、短宣隊中,每一個片段的時間、每一個角落,都可以成為彼此分享故事、分享心情的好時間、好所在!

在這次短宣隊裡,常常在瑣碎的時間裡和林師母聊天,更認識她一路以來事奉的甘苦、養兒育女的心得、身體病痛中對上帝的經歷、生活中的歡笑與淚水!在廚房裡,上恩在酷熱的伙食組忙碌之餘,夜晚時分,我們一起分享著短宣隊的得著、分享著過去共同認識的一些朋友!星期四晚餐後,全隊人馬在林牧師帶領下,去附近公園散步走走,去林森國小步行禱告。一路上和丹玉聊天,更認識她和中陵,也和丹玉交換分享彼此的生命故事!我一直很懷念也很享受,在福音隊、短宣隊裡,這些令我一生難忘的美好時光!

 

最大的收穫

寫了這麼多感想,還沒寫到這次的最大收穫。呵呵,實在是因為短宣隊是個超級豐盛的饗宴。既是福音佈道會、奮興培靈會,也是一起吃吃喝喝的吃喝快樂營!(有的家長、教會同工不斷送點心、水果、蛋糕進來。星期三、星期四的晚餐,俊昌和恩澤哥請全部隊員吃館子!這真是吃不完的吃喝快樂營!)

而這次短宣隊的最大收穫,卻完全是在意料之外的,就是自己的生命很真實地被林牧師、林師母的生命激勵!從前學生時代年紀小,在福音隊中很少有機會和牧者像朋友般聊天或近距離的接觸。這次短宣隊,也許因為林牧師、林師母是嵩櫃的爸爸媽媽,和他們認識、聊天,少了很多距離,也多了很多的親切。看到六十歲以上的林牧師夫婦,忠心的守著不到二十人的教會,「校長兼撞鐘的」,什麼事情都要自己來做。使用電腦,對這年紀的他們而言真是個挑戰。星期六的深夜,還看到林師母在排版、印週報,由一台小型的多功能事務機一張張的印。他們的忠心同工王長老夫婦,和林牧師的年紀相仿。一星期的營會,王長老夫婦話都不多,但雙手是不停的幫忙做事。

林牧師夫婦心繫監獄事工、關心受刑人及其子女,嘉基精神科的精神病患、國小的孩童,也都是他們服事的對象。林牧師、師母默默堅持服事這些沒有多少人在做的族群,或說是,服事這些看似投資報酬率極低的族群。林牧師還說,做上帝要他做的事,這是沒有捷徑的。他們帶過的年輕人,大多長大後離開嘉義、留在大都市,有些成為別的教會的祝福。他們不是沒有經歷過事奉中的風雨、傷害、委屈,但我看到的是,師母、牧師對上帝的信任、倚靠,及對人的寬厚、善良。

原本以為,自己來參加短宣隊是可以為上帝、為嘉興堂、為嘉義的孩子們、為短宣隊成員做些什麼,但到營會的最後,卻發現,不是自己能夠給予多少,而是內心深深地被牧者同工們、隊員們如雲彩般的生命激勵!如此的激勵與感動,使我從心裡滋長出謙卑的心與對神的敬畏!這是此行最大的收穫!

 

結論

在短宣隊裡遇見的上帝,是遠遠超過我所求所想的!這樣的與神相遇,擴展了我的視野:更多經歷上帝的浩瀚偉大、更多認識自己的渺小有限。而這樣的與神相遇,帶給我更多的滿足、喜樂、醫治與安慰!

Comments